??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告:錢汝平丨徐渭家世補證——以新見《山陰前梅周氏宗譜》所收墓志為證 - 新加坡幸运28在线计划|王的子妃平特一肖

錢汝平丨徐渭家世補證——以新見《山陰前梅周氏宗譜》所收墓志為證

徐渭家世補證——以新見《山陰前梅周氏宗譜》所收墓志為證

 

錢汝平    錢汝平(1975—),男,浙江嵊州人,文學博士。紹興文理學院越文化研究院副研究員。研究方向:越地文獻。

【摘要】關于徐渭的家世,由于書缺有間,后人一直了解不多。今從《山陰前梅周氏宗譜》中檢得蕭鳴鳳為其岳父周廷茂所撰墓志一篇。這篇墓志提及了徐渭的家世,具有重要的文獻價值。它的發現也可以糾近年來主張《金瓶梅》作者為蕭鳴鳳者之謬。

【關鍵詞】徐渭;蕭鳴鳳;徐氏;周廷茂

 

關于徐渭(1521—1593)的家世,由于書缺有間,后人一直了解不多。筆者翻閱目前所能看到的關于徐渭的論著,在談及徐渭家世時,總體上都沒有超越駱玉明、賀圣遂二先生的論文《徐渭家世考略》[1]的水平。徐家世居浙江山陰,祖上本為掾吏,因謀生乏術,明初不得已從軍貴州,入了龍里軍籍。其父徐鏓,字克平,弘治二年(1489)舉人(云南中式),曾官巨津州知州,終至夔州府同知;二叔徐镃,成化十六年(1480)舉人,官至邵武府同知;族叔徐冕,弘治五年(1492)舉人,曾知寶應縣,官至刑部郎中。其長兄徐淮、仲兄徐潞,均無功名,徐潞之子徐桓萬歷四年(1576)中舉人,萬歷八年(1580)中進士,歷官丹徒知縣、給事中,終至按察副使,是徐氏一族中官運最為亨通、品級最高之人。這是目前所能獲知的徐渭家世的基本情況。筆者最近在翻檢《山陰前梅周氏宗譜》[2]時,發現了一篇明代山陰籍官員蕭鳴鳳撰寫的墓志,這篇墓志對了解徐渭家世具有重要的補充作用。據《山陰前梅周氏宗譜》,前梅周氏始祖周靖在南宋紹興年間遷居諸暨紫巖,明宣德年間其裔孫周才又遷居山陰前梅。前梅周氏在明代族大人繁,功名頗盛,涌現了一批科舉仕宦人物,可稱是明代紹興第一科宦家族[3]。周才生有五子:廷瑞、廷儀、廷茂、廷舉、廷澤。蕭鳴鳳所撰乃周廷茂墓志。該書卷四《集義公(周廷茂)傳》云:“娶徐氏,巨津守克平姊?!彼健熬藿蚴乜似健?,就是曾任巨津州知州的徐渭之父徐鏓。如果說這個傳是后人所作,可靠性還不是很強的話,那么該傳下所附的蕭鳴鳳的這篇墓志[4],就顯得非??煽苛?。為說明方便,今不嫌繁復,將其全文引錄如下:

 

志銘曰:先生卒于正德丙寅六月二十一日,以明年正月十日祔葬黃湖先塋。至戊寅三月十四日,配徐孺人卒。是年冬季十二日,啟先生之墓合葬焉。其甥蕭鳴鳳實為之銘。先生諱廷茂,字漢芝(自注:系出舂陵元公后四世國子博士靖,扈蹕南渡,后自臨安徙家諸暨南門。族分,再遷之周橋張川里),曾祖諱文益,祖諱達,號曰居安,父諱才,號靜學,連不仕。靜學娶宋太尉瓊之后前梅高氏,有賢德,悅前梅山水之勝,因卜居焉。生子五人,先生于次為第三。巨顙修目,天資穎出。從鄉先生朱肖齋問學,經書通大義,而尤精朱子《綱目》。居安性極嚴,先生丱時即侍膳朝夕,得其歡。靜學樂施予,不甚治生產,凡家政公私盤錯,皆先生身任之。母夫人壽幾百齡,伯兄造士廷瑞養高,不及祿,先生事之,孝敬咸至焉。世既名族,而至是家日益起,乃修禮器,葺宗譜,勸學有田,孝思有庵,規范為之一新。猶子國史檢討禎、憲部署郎礽[5]皆曰:“伯父實有大造于吾家?!比灰允薔共還?。及以貲輸邊,循例為散官,非初志也。晚歲益尚義,自號集義翁。鄉中屬歲歉,具粥藥以濟饑病,給棺殮以葬死亡。家人有獲偷兒者,先生命舍之,曰:“無重困饑寒也?!背⒕枋俳?,為石橋于小江金家渡,民免病溺之患,郡大夫因題其橋曰嘉德焉。徐姓在山陰亦甚著,自勝國來,至孺人季父學諭瓚,弟別駕鏓、镃,從弟水部郎中冕,世有其人。父諱瑞,亦隱君子,母斗門俞氏,實鐘愛孺人。及歸周氏,入門而舅姑喜,至老娣姒無間言。病阽危二十年,子女未嘗見袒露?;媸屢?,指授極精;賓祭供費,經畫必預,凡先生之植家處鄉,孺人有相道焉。先生生正統壬戌二月二十九日,春秋六十有五;孺人以癸亥正月四日生,其沒后一紀。子男三人:祿,德府典膳;祎、裕,俱國子生,而裕出側室湯。女二人:長適散官張艾,次適鳴鳳。孫男六人:源、濬、溥、淳、涵、渾、濬,亦國子生。曾孫男七人。鳴鳳昔在甥館,深知先生之為人,性剛能斷,而心極慈煦,與人交,不立城府,人亦親附之。其論古今治亂,悉有條理,及當世材賢否、政事得失與后當成敗如何,悉有意義,然于時亦惟聽受之而已。近服官政,始知其言無不驗者。以韋布而議當世,其言且驗,非質美善學、究心履歷者不能也。然則先生其有遺用乎?夫剛而慈,則無隱禍;有遺用,則有馀福,又相以孺人之孝睦,三者皆昌后之道也。今其子孫多疏秀穎發,執訓益虔,天道不可誣,則其將大興乎?法固宜銘。銘曰:黃湖之南,江在東;有美同穴,吉所鐘;以昌厥后,培無窮。正德戊寅賜進士出身文林郎云南道監察御史婿蕭鳴鳳撰。(圖一、圖二、圖三)

 

從墓志可以看出,周廷茂卒于正德元年(丙寅,1506),明年下葬,到正德十三年(戊寅,1518)其妻徐氏卒,遂啟周廷茂墓合葬。墓志正作于此時。蕭鳴鳳是周廷茂的女婿。為說明方便,今將明薛應旂《方山先生文錄》卷二十一《靜庵蕭先生(蕭鳴鳳)墓表》引錄如下:

 

會稽之陰有大儒曰靜庵先生者,稟賦不凡,少即穎異,甫逾十齡,修詞藝文,已卓然成章。年十七,即厭棄之,從陽明王先生游,講明圣學,窮極指歸,體認踐履,不務口耳,在諸生中甚為提學副使趙公寬所賞識。弘治甲子,楊文恪公廉為浙江鄉試考官,得先生文,大驚,謂學有本原,才堪經濟,取置第一,自是遂以文名四方,寔先生所不屑也。登正德甲戌進士,選授監察御史。時方以言為諱,先生劾奏兵部尚書王瓊雖小有才,多挾私妄作,都督江彬夤緣投托,蔓將難圖;申救胡副使世寧孤忠為國,力剪強藩,封章慷慨,天下想聞其風采,非徒事聲容者比。奉命巡山海諸關,值邊備久弛,將官怠縱,先生遍歷邊徼,修廢振墜,相機設備,廣樹材木,多為覆塹,虜騎不敢長驅,相顧喙息?;崠釵渥誚珜綾卟痘?,總鎮以下遞相掊克,先生上疏言:“陛下不當賤民命而貴異物,玩細娛而忘遠圖?!幣蚣骯偎巨蹇?、兵民疾苦之狀,留中不報。總兵戴欽、鎮守王忻圖中傷之,用事者曰:“蕭御史無隙?!蹦酥?。嘗疾馳黃花鎮,啟視倉糧,苴礫居半,且侵克累巨萬,守將盡論如法。巨珰溫祥在司禮監有權,令二倅折簡為請,先生并逮倅治之,邊境悚然,士始獲餉。先是權貴人多冒奪士卒首功,前御史盡為紀驗,先生悉奏奪之,江彬、錢寧忿然論于先生之前,先生曰:“某地某地相距幾百里,某乃同日殺虜,彼此獲功,豈能二三其身邪?”二人語塞,巡邊代還,盡圖山川形勢,量地夷險,敘著機宜方略緩急有差,按圖可議戰守。彭都御史澤上其功,且薦可大用,王瓊以夙憾不為覆奏,先生亦初無意于論功。復命巡按云南,值左脛為邊風所中,疾作,太孺人憂之,遂疏請歸省。逾年,南畿缺提學御史,乃膺簡命……嘉靖甲午八月某日以疾卒于家距生成化庚子某月日,年五十有五……娶周氏,封亦如之。子男二,曰勉,曰飭……

 

據此,可知蕭鳴鳳是正德九年(甲戌,1514)進士,選授監察御史。其任監察御史的時間較長,檢明董玘《中峰集》卷四《應天府鄉試錄序》云:“今天子嗣大統之元年,百度既貞,乃秋八月,有事于選舉,臣(董)玘(翟)鑾奉命主應天府試事……將六館諸曹及提學御史蕭鳴鳳所簡諸郡之士就試者二千七百有奇,遵制額取百三十有五人?!盵6]所謂“今天子嗣大統之元年”,即嘉靖元年(1522),可知此時蕭鳴鳳已出任南畿提學御史了。再檢嘉靖《惟揚志》卷十一《禮樂志(附風俗)》“茅公祠”條下注云:“嘉靖元年提學御史蕭鳴鳳立?!庇摯滴酢督鹛誠刂盡肪砦濉噸骯僦盡ぶ裙佟?,在明代提學御史中,蕭鳴鳳列嘉靖年間首任??杉裘锍鋈文鄉芴嵫в吩詡尉岡輳?522)這一點可確定無疑,除去其因病歸省“逾年”,其擔任監察御史大致在正德九年(1514)至正德十五(1520)之間。而正德十三年(戊寅,1518)其為岳父周廷茂撰寫墓志時的題銜是“賜進士出身文林郎云南道監察御史”,與其仕履相合。墓志云:“鳴鳳昔在甥館,深知先生之為人,性剛能斷,而心極慈煦,與人交,不立城府,人亦親附之。其論古今治亂,悉有條理,及當世材賢否、政事得失與后當成敗如何,悉有意義,然于時亦惟聽受之而已。近服官政,始知其言無不驗者?!敝芡⒚溆謖略輳?506),而蕭鳴鳳中進士在正德九年(1514),周廷茂生前確實未曾見到蕭鳴鳳中進士,而“近服官政”一語也說明此時蕭鳴鳳已踏入仕途,與蕭氏履歷若合符契??鑾已τ紜賭貢懟芬嗝髟啤叭⒅蓯稀?,而墓志又稱徐鏓、徐镃兄弟為“別駕”(同知的別稱),這些都有事實依據。正德《夔州府志》(明正德刻本)卷八《職官題名》有同知徐鏓,云:“貴州龍里衛人,由舉人正德七年升任?!笨杉扃E正德七年(1512)出任夔州府同知。嘉靖《邵武府志》(明嘉靖刻本)卷四《秩官表》有徐镃,正德五年(1510)任邵武府同知,至正德九年(1514)同知為李大紀,可知正德五年(1510)至九年(1514)之間徐镃在邵武府同知任上,而夔州府同知、邵武府同知是徐鏓、徐镃兄弟的最后官職,而蕭鳴鳳的這篇墓志則撰寫于正德十三年(1518),因此蕭氏稱他們為“別駕”也和徐氏兄弟的仕履完全相合。由上種種足可證明蕭鳴鳳所撰的這篇周廷茂墓志不可能是偽托的,其真實性是有保證的。蕭鳴鳳是徐渭表姐夫這一點也得到了確認,徐渭《蕭氏家集序》亦云:“先生配,余姑氏女也,于先生為姐氏夫,于女行君(蕭鳴鳳之子蕭女行)為甥?!盵7]

在肯定上述墓志真實性的基礎上,再來考察這篇墓志在研究徐渭家世上的文獻價值。據墓志,周廷茂娶妻徐氏,而“徐姓在山陰亦甚著,自勝國來,至孺人季父學諭瓚,弟別駕鏓、镃,從弟水部郎中冕,世有其人。父諱瑞,亦隱君子,母斗門俞氏,實鐘愛孺人”,這段文字對了解徐渭家世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。徐氏的親弟是徐鏓、徐镃,而徐鏓、徐镃正是徐渭的父親和二叔,而徐氏就是徐渭的姑姑;徐氏的父親是徐瑞,徐氏之母是俞氏,也就徐渭的祖父、祖母,盛鴻郎氏認為徐渭“祖母徐王氏,王畿之姑婆”[8],大誤;徐氏的小叔是徐瓚,也就是徐渭的叔祖;徐氏的從弟是徐冕,也就是徐渭的從叔。徐瓚,據萬歷《紹興府志》卷三十二《選舉志》三《舉人》,景泰四年(1453)山陰舉人有徐瓚,注云:“教諭?!鋇筆譴巳?;徐鏓、徐镃,上文已述,因分別官至夔州府同知、邵武府同知,故稱“別駕”。徐冕,上文已述,但墓志提到他是徐氏的從弟,因此他應該是徐渭的從叔,而不是駱玉明、賀圣遂先生所說的族叔,從叔和族叔還是有親疏之別的;又墓志稱徐冕是“水部郎中”,水部屬工部,蓋徐冕先任工部郎中,后轉任刑部郎中;徐瑞,未見傳世文獻記載,駱玉明、賀圣遂先生說“徐渭近支父輩的名俱從金旁,徐渭這一輩俱從水旁,他的下一輩俱從木旁,這顯然是根據五行相生的原則……由此類推,還可以知道其祖輩的名當從土旁,其孫輩的名當從火旁”[9],事實證明駱、賀二先生的說法完全錯誤,徐渭祖輩徐瑞、徐瓚均從玉旁,徐渭父輩徐鏓、徐镃、徐冕,也不是全從金旁。另,《山陰前梅周氏宗譜》卷九《內傳》收有《徐氏傳》,云:“集義公配徐氏,母病,削股以療;歸公,左右敬相無怠。明正德壬申,年七十,子天德公祎以例貢入國子,先一年請翰林修撰兼經筵講官河內何公瑭為之序。何公屬檢討公同官,稱氏‘事母能孝,相夫能敬,友愛諸弟,慈及從子,子孫能教,子婿能擇,諸弟夔州同知鏓、邵武同知慈(镃)、主事冕,從子檢討公禎、比部公礽輩,子婿甲子解元蕭公鳴鳳也?!閉飧瞿詿勻皇嗆筧慫?,雖然將從弟徐冕置于諸弟行列中,稍嫌籠統,但也可供參考。

這篇墓志也可以糾近年主張“《金瓶梅》作者為蕭鳴鳳”說之謬?!啊督鵪棵貳紛髡呶裘鎩彼滌墑⒑櫪墑咸岢?,盛氏為此分別撰寫長達37萬字的《蕭鳴鳳與<金瓶梅>》[10]和36萬字的《徐渭研究》二書。盛氏在此二書中極力主張“《金瓶梅》作者為蕭鳴鳳”說,可謂一篇之中三致意焉。然檢閱全書,充斥著不著邊際的想象和毫無根據的跳躍式考證。其他不論,單就蕭鳴鳳娶妻誰氏這一問題,盛氏就對薛應旂《靜庵蕭先生墓表》中提到的“娶周氏”一節視而不見,憑空為徐渭杜撰了一個表姐張氏,作為蕭鳴鳳(王山人)之妻[11],以此附會徐渭詩文集中多次出現張氏、王山人這一細節,盛氏癡人說夢般地聲稱:“蕭夫人,據《徐渭集》不少詩作可證明為張氏,而《墓表》為周氏??贍芫蕁豆鎩ぶ苡鎩販錈降牡涔識??!盵12]還說徐渭姑母(即蕭鳴鳳岳母)死于蘇州,時為嘉靖十七年(1538),徐渭十八歲,還前往奔喪[13],想象實在夠荒誕離奇。殊不知徐渭的這位姑母卒于正德十三年(1518),到嘉靖十七年(1538),徐氏死了足足有二十年了,徐渭壓根就沒有見到過這位姑母。而且徐渭的這位姑母就死在山陰,哪也沒去。墓志稱徐氏生于“癸亥正月四日”,癸亥是正統八年(1443),與徐渭相差78歲?;蛐磧腥嘶嵋暈霉煤橢蹲幽炅潿喜恢劣諶绱誦?。謂予不信,試看下文。徐渭出生百日,其父徐鏓即已亡故,雖然沒有文獻提到徐鏓的具體年齡,但他是弘治二年(1489)云南鄉試舉人,而其弟徐镃,則是成化十六年(1480)浙江鄉試舉人,若徐镃20歲得中舉人[14],則其生年當為天順五年(1461),作為兄長的徐鏓的生年至少在天順四年(1460)之前,與其姊徐氏年齡相差不會超過17歲。實際上,從明代科舉考試的難度而言,20歲就考中舉人的現象并不多見,筆者懷疑徐鏓中式弘治二年(1489)云南鄉試時的實際年齡已將近40歲。當然,也有可能是徐鏓、徐镃與其姊徐氏并非一母所生,乃繼室所出,故姊弟之間年齡相差較大。因此,筆者以為徐氏與徐渭相差78歲這一點不必懷疑,因為徐渭與其父徐鏓也至少相差了61歲。不用說是隔代相差78歲,就是同輩的堂兄弟也有相差78歲的,如南宋韓肖胄和韓侂胄是堂兄弟,但兩人卻相差78歲,韓肖胄死后兩年韓侂胄才出生[15]。以上論證足可證明“《金瓶梅》作者為蕭鳴鳳”說之荒誕不經,持此說者可息其喙矣。

注釋:


[1]《復旦學報》(社會科學版)1984年第2期。

[2]清周鼎翻纂修,光緒二十年(1894)木活字本,共18冊,紹興圖書館藏。

[3]詳見拙作:《一個被人遺忘的越中科宦文化世族——以新見<明故周室章孺人墓志銘>考釋為中心》一文,待刊。

[4]筆者翻閱《山陰前梅周氏宗譜》卷四至卷七所收的相關行傳、墓志、行狀等材料,發現蕭鳴鳳為周氏族人所撰墓志銘不少,如周璲(與周才同屬前梅周氏,但不同支)、周福、周祿,蕭氏都為他們撰寫過墓志銘。從中不難發現蕭氏與山陰前梅周氏家族的密切關系。從內容上來考察,筆者以為均非偽托之作。

[5]周礽曾署南京刑部郎中,故稱憲部署郎。

[6]董玘:《中峰集》,錢汝平輯校,第101-102頁,中華書局2016年版。

[7]《徐渭集》,第564頁,中華書局1999年版。

[8]盛鴻郎:《徐渭研究》,第239頁,浙江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。

[9]駱玉明、賀圣遂:《徐渭家世考略》《復旦學報》(社會科學版)1984年第2期,第58頁。

[10]百花文藝出版社2005年版。

[11]盛氏認為,徐渭詩文中提到的“王山人”就是蕭鳴鳳的別稱,見《蕭鳴鳳與<金瓶梅>》,第26頁。

[12]盛鴻郎:《蕭鳴鳳與<金瓶梅>》,第228頁。徐渭有表姐張氏也是有可能的。因為據周廷茂墓志,周廷茂和徐氏所生的長女嫁給了“散官張艾”,如果張艾有兒有女,則徐渭有張姓表姐表兄自然不在話下,但作為徐渭表姐的蕭鳴鳳之妻絕不會姓張,而是姓周。盛氏純屬胡扯臆說。

[13]盛鴻郎:《徐渭研究》,第10頁。

[14]筆者查閱《成化十六年庚子科浙江鄉試錄》,未見舉人年齡,雖然科舉材料記載的年齡多是官年,與實際年齡有出入,但一般不會相差很大,對推測其實際年齡還是有參考價值的。惜《鄉試錄》未能列出舉人年齡,致使我們未能確定徐镃的大致年齡。今姑定其20歲中舉?!凍苫旮涌普憬縭月肌芳短煲桓蟛孛鞔憑俾佳】は縭月肌返?3函,寧波出版社2010年影印本。

[15]見拙作:《新見相州韓氏韓肖胄家族墓志考釋》,《殷都學刊》2018年第2期。

注:本文發表于《古籍整理研究學刊》2019年第4期,此據作者原稿,引用請以該刊為準。感謝錢汝平老師授權發布。

“書目文獻”約稿:凡已經公開發表有關文獻學、古代文史相關文章,古籍新書介紹、文史期刊目錄摘要等均可。來稿敬請編輯為word格式,可以以文件夾壓縮方式配圖(含個人介紹),發到郵箱njt724@163.com。2019年1月1日起,凡投稿并獲準推送者,可獲贈圖書一本,投稿時務必注明地址,姓名,電話等信息,以便寄送,不注明以上信息者,視為放棄贈書(為減少工作量,每季度集中發贈書一次)。感謝您的支持!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u1jbNa9LcZIQLU4K1iahJ3IgxVTITibIqff6LNJJookHrzhzBshkIQRqtq22Ayyeqn5kPnXFgsWwWQLictGPO1ibOg/0.jpeg
我要收藏
贊一個
踩一下
分享到
相關推薦
精選文章
?
分享
評論
新加坡幸运28在线计划